陈明轩的肾脏的确有问题,

    并且肾脏的事情,家族里的人基本也都知道。

    的确不是病,而是某种特殊的原因引起的。

    要不然,以他世家子弟的身份,有什么病不能治?

    适才,他问陈靖我们认识吗,就是想确认这一点。

    如果陈靖一早就认识他,熟悉他,那么知道他肾脏有问题,这并不稀奇。

    而倘若陈靖压根就不认识他,只是光凭气色看出来的,那就说明是真有两把刷子了。

    当确认了这一点之后,陈明轩也就追问了一声。

    举步要走的陈靖,微微停了一下,说道:“能不能治,我不敢确定,但如果你让我搭脉看一下,也许我能给出一些微不足道的建议。”

    “搭脉是吧,尽管来就是了。”

    陈明轩大大咧咧地就将手臂伸了出去,摆在桌子上。

    事实上他也不觉得这小子能够治疗自己的病,毕竟自己的病连陈家的那些妙手都无能为力,更何况这小子呢?

    不过嘛,当一个事情被全盘否定了之后,身为当事者,也总会奢求一些奇迹会发生。

    万一呢?

    有希望总好过没希望。

    陈靖又坐了回来,然后手法“专业”地就搭上了陈明轩的脉搏。

    事实上,他并不懂得把脉,尽管有些医书上已经讲得很详细了,可这些东西不练个几年,是不可能完全掌握得了的。

    “你这个病,就好像有一团水和一团火相互打上了,结果是火占的优势。所以你现在是肝脏旺盛,肾脏衰弱。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陈靖所讲的东西,都是由刚才天子望气术看出来的。

    陈明轩听了这个话后,眼睛微微一亮。

    按理说,普通的学医者,是根本不可能看得出这些名堂的。

    可眼前此人,居然只是把了一下脉,就能说得出这其中关键,这显然是有不浅的医术水准了。

    “这水火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这个脉象已经很明显了,再加上你的气色,两相印证。基本就可以确定。中医把人体五脏比作天地五行,这肝脏属火,肾脏属水,俗话说水火不相容,其中这一处若是太过旺盛,就会压制另外一处。你这肝气太旺,这才影响到了肾水。”

    “那要怎么解决呢?”

    “这种病例,我以前倒也见过,只是其他人多多少少还是有其他一些病因引发的。可你这种身体根本没病,却也有这种情况的,我虽然看得出原因,但看不出你的体内的火气是哪里来的。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从原理上来讲,只要将这个火气减弱,就应该没问题了。”

    陈靖说的也滴水不漏,一点也没牵扯到炼气这个层面上来。

    实际上天子望气术早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陈明轩,体内有水火二气。

    那代表的,应该是水火二命格。

    一般的人,命格只有一个。

    但也有少部分人,他出生的时候,命格线恰好落在两个属性的中间。这样一来,他就成了双命格。

    有双命格的人,也不是说不好。

    也有好的,比如命格线如果落在【水】跟【木】的中间,那样的话,这个人就会拥有水木两种命格。

    而水木是相生的,这样一来就会助长其中一个命格愈发强大。

    可惜,像陈明轩这种命格线落在水火之中的,水火不相容,它们天生就是敌人。

    你强我就弱,你弱我就强。

    ‘这个陈明轩的主命格应该是火,水命格起步比较晚,所以,他这个问题在小的时候,反而不怎么明显。等到他长大之后,水命格逐渐显化,就渐渐可以跟火命格分庭抗礼了。可他应该也是主修火命格的,所以火命格越强,这水命格也就越弱。水命格变弱了之后,最受直接影响的,也就是肾脏这个部位了。这才是他这毛病的真正原因。’

    “那火气要是不减弱呢,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火气如果不减弱,那就只能增强水气,把水气提升到跟火气一样的水准,这样的话,应该至少可以维持一个平衡。”陈靖说。

    陈明轩深深地看了陈靖一眼:“你到底哪里来的?学医的我认识不少,更甚至我家里就有不少学医的,能够像你这么年轻,就有这种程度的医术的,倒还真是有点少见。”

    “兴趣爱好是最好的老师,这玩意也是看天分的,没天分的人学个十年八年也没用。有天分的,859tyc.com:一点就通。这就叫天才。”陈靖也喝了杯奶茶,不客气地拿起他的烧烤吃了起来。

    “天才?你还真能自夸啊。”

    “难道不是么?没天分的人,勤奋一辈子又有什么用?中国历史几千年,扁鹊孙思邈也没见出现第二个。”

    陈明轩笑了两声,似乎觉得深有同感,也端起奶茶喝了一杯:“没错,你虽然臭屁了点,但还算合我脾性。”

    这话匣子一打开,陈靖就跟他一路聊了下去。

    此番,他也是故意跟陈明轩接近的。

    要想从陈家当中找到自己的妹妹,那么毫无疑问最快捷的办法,就是让一个陈家人来帮忙。

    这陈明轩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毕竟在昨天晚上,陈靖就看出了他一身中二气息。

    如果他是个精明谨慎的人,那陈靖肯定就不会找他了。

    他们俩从医学聊到了科技,又从科技聊到了道学和佛学。

    陈靖讲的基本都是普通层面的,而他却屡屡会说一些更深层次的。

    这也让陈靖发现,这小子虽然是个纨绔,但也不是那种不学无术。至少这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长生不死的人吗?”

    也许是酒后兴致高,陈明轩的话题很开阔。刚结束道学的分析,又谈起了长生不死。

    “应该没有吧,早前听说有某某国家在研究长生不死药,但这种新闻,基本都是骗人的吧。长生不死应该不存在,因为从医学上来讲,根本说不通。”陈靖说。

    “呵呵。”陈明轩高深莫测地笑了一声。

    然后他又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一种现象。”

    “什么现象?”

    “比如一棵千年大树,树木虽然活得久,但是也是有寿命的,也终会有腐朽的一天。但你有没有见过死了好几年的树木,在被雷劈了之后,又重新长出嫩芽的?”

    “这个倒是听过,但没见过。”

    “我见过,我家有一棵桃树,活了16年,正是我父亲在我出生那年种下的,而前年的时候,它就忽然死了。可去年有一日天上暴雷劈中了它,过了没几个月,它居然又长出嫩芽来了。今年还又结满了一树的鲜桃,好像又恢复了年轻一样。你觉得这是什么原理?”

    “这……”陈靖做出冥思状。

    其实根本原理他是知道的,万物生生死死,毁灭之中带有生机,生机当中也带有毁灭。

    桃树中雷而重生,这就相当于炼气者逆天而行,扛过了劫难,得到了新生。

    “不知道了吧?说不明白了吧?这个世界当中所存在的玄妙,可不是书本上那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长生不死,或许真的存在,也说不定。”他一脸神秘地说。

    他们俩说着话,反倒是把那女郎给冷落了。

    陈明轩见她也插不上话,再加上身体也不舒服,就挥挥手示意她早点离去。

    女郎感谢了一番,还想留他一个联系方式,却也被他拒绝了。

    “既然有男朋友,就干点正经事,以后别出来跳了。”

    “哦。”女郎没拿到联系方式,还被说教了一顿,脸色显得有点不佳。

    但终归陈明轩是她的大客户,她没多表示什么,就捂着小腹慢慢地走了。

    她这刚走没多久,这路边又来了一辆豪车——黑色的宾利雅致。

    车子就在他们边上停了下来,当车门打开后,第一个出现的人,居然又是那个之前的陈家仆人。

    “你又来干什么?”陈明轩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但那家仆却没说话,而是将车后门打开,然后搀扶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

    陈明轩一看到那女孩,愤怒的脸色忽然僵了一下,然后立马收敛了下去。

    抹了一把脸,让自己显得精神了点。还露出了一副笑容。

    “哥,你又在外面花天酒地吗?”女孩说话了,一双明眸大眼忽闪忽闪的。

    但是,她说话之间,眼睛的焦距却对着别的地方。

    就好似眼睛有问题一样。

    “没有,我怎么可能花天酒地?你看,我这跟朋友聊天呢。”陈明轩拍着胸口说。

    “哦?你哪个朋友啊?聊的这么起劲的吗?父亲让陈方喊你回去,你都不理。”

    女孩一边说,一边在家仆陈方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她的眼睛,的确是有问题,应该是失明的。

    “这难得碰上一个能聊得上话的朋友,也就多说了几句呗。再说了父亲叫我回去能有啥事?指不定就是又训我几句,那些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你不也知道的吗?”陈明轩摆摆手。

    “可父亲终究是为你好啊。”

    “什么为我好不为我好的,我都这样了,还能什么好不好的?”

    “哥,你不能这么消极,最起码,你以后不要再去灵……买东西了。”女孩说道。

    提到灵市的时候,她没讲出来,估计是顾及着周围有普通人。

    陈明轩去灵市,谁都知道他是去买什么的。

    也许他自己不在意,但是他家里人的面子总归就不太好看了。

    尤其是他父亲,自家儿子在灵市里大摇大摆的买补肾良药,搞出这样的笑话,实在是给他脸上抹黑。

    也因此,每次去灵市买了东西,陈明轩都会躲着不回家。

    而他父亲,也总会让人来找他,把他带回去。

    放在几年前,陈明轩还很听话,仆人一找到他,他也会听话回去。

    可是次数多了之后,他也烦腻了,所以仆人来一次,他就骂一次。

    “去又怎样?我这个问题,家里明明可以解决,却为什么不给我解决?就因为我们不是嫡系?既然不是嫡系,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父亲要是嫌丢脸,干脆让他别认我这个儿子不就行了?”陈明轩借着酒劲,忽然也说了句肺腑之言。

    “哥,你别瞎说,这话要是让父亲知道了,铁定会打你的。”女孩柔声劝道。

    “打就打呗,打死也行,早死早投胎。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吗?我的问题,上面那些人明明可以解决,你的眼睛问题,上面的人也同样明明可以解决。可就因为我们不是嫡系,就不管我们了。也因为有人比我们更耀眼,所以我们就成了弃子了。呵呵,小妹啊,你别劝我,你回去吧。”

    陈明轩挥挥手。

    “哥,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

    “我现在不想回去,你先回去吧,等我心情好一点,再回去。”

    “你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女孩在陈方的搀扶下,也来到一边坐下。

    “你……”陈明轩一脸无奈,他可以对任何人发火,但就是没法对小妹发火。

    一扭头,他看着陈方:“昨天打我那个混蛋,是什么身份,查到了没有?”

    陈方规规矩矩站在一边,摇头:“没查到,这个人来历不明,本来怀疑是张家人,但跟张家交涉之后,确认不是。”

    “呵呵,就算是张家人,张家也不会认啊。”陈明轩冷笑。

    “哥,你得罪了什么人啊,为什么有人会打你?”女孩也问了起来,“对了哥,你没什么事吧?”

    “我怎么可能有事?那混蛋若是走得晚一点,我铁定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陈明轩气哼哼地说。

    昨天晚上到现在,他的熊猫眼虽然消失了,但隐隐还是有些淤青。

    身为当事人的陈靖坐在一旁,想笑不能笑,努力憋住,只能用吃东西来掩饰。

    陈明轩愣了一下,看着陈靖把他的烧烤吃了一大半,忽道:“喂,你这人怎么一点也不讲客气,这是我的东西,我没请你吃呢,你怎么就吃了我大半了?”

    陈靖理所当然道:“给你看了病,都没收诊金,吃你两个烧烤,你还有意见了?”

    陈明轩有点气笑了,他所认识的人里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这还真是头一个。

    “你这人不但臭屁,脸皮还挺厚,对了。你既然会医术,那你给我小妹瞧瞧,看看她眼睛是怎么回事。”

    陈明轩说着,就将她小妹的手也放在桌子上,示意陈靖可以搭脉试试。
恩佐娱乐电子游戏官网 tyc967.com 835sb.com am51.com 718sun.com
25sbc.com 373sb.com 159sb.com msc178.com yh78.com
am76.com tyc587.com 08suncity.com 36sblive.com 832msc.com
太子娱乐游戏下载官网 tyc55.com 申博太阳城直营现金网登入 sb838.com 34kc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