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隐通知完宁欣,他就快速赶回家中,在家中等候宁欣。

片刻之后,宁欣也赶回了家中,看到龙隐,宁欣顿时脸上不由得一红,有些紧张地说道:“你等我一会,我先准备一下!”

等会即将打开人生的另一扇大门,当然是从身体到心理都要准备一下。

最重要的是,时间要快。

趁着她妈妈没有回家,把事情做成事实,到时候谁也不能阻拦了。

“准备什么?”

龙隐有些错愕地问道,“来,张嘴,把这吃了!”

宁欣误会了,急忙说道:“我应该用不着吧......”“什么用不着?

这很重要的东西,非常珍贵的。”

龙隐不由分说地说道,“快,吃下去!”

“你个死东西!”

宁欣低声咒骂道。

人生这么重要的时刻,给她吃药?

她虽然在骂人,还是吃了。

实际上,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把想法汇聚到一块,各自朝着自己的路越走越偏。

“这下你满意了吧?”

宁欣红着脸瞪了龙隐一眼,“等我十分钟,你再进来哈!”

然后,她急匆匆回卧室,去准备迎接人生的转变了。

而龙隐,则是不断地眨着眼睛。

等十分钟他再进去?

他才不进去呢!虽然是自家老婆,看到那种窘态也不好!人生在世,五谷轮回,再加上现代各种饮食的习惯,那身上不知道有多少杂质......“我要杀了他,这个混蛋!这个混账!居然给我吃泻药!”

宁欣在卫生间里面怒火滔天。

她已经牢牢地把握住了厕所,别说十分钟,半个小时恐怕都出不来了。

她也不知道这“泻药”怎么这么厉害,见效那么快,发挥效果以后连绵不绝,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这混账把我肚子闹空,难道还有其他歪门邪道的想法吗?”

宁欣咬牙切齿。

她实在没有办法解释这件事情,要不然突然给她吃泻药干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滔滔不绝终于停止了。

让宁欣感觉诧异的是,她如此山呼海啸一般,身体不但没有虚弱和疲惫,居然感觉身子轻盈,只觉得这身体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泰。

但是,这种感觉她顾不得体会了。

匆匆把澡洗完,穿上衣服,她怒气冲冲跑到客厅寻找龙隐去了。

龙隐看到宁欣跑了出来,看到宁欣的变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可是,怎么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给我滚进来!”

宁欣咬牙低吼,揪住龙隐就往卧室拽。

拽进卧室,宁欣立刻又掐又打,愤愤不平地说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想干什么?

我警告你,我绝对不会同意你那些歪门邪道的想法,你这一辈子都休想。

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给我吃泻药......”原本有些茫然的龙隐,听到宁欣的话以后,他渐渐有些明白了。

他也不用解释太多,把宁欣拉到梳妆台,朝镜子里面指了指,就不再说话了。

“看什么看......天呐,这是我?”

宁欣怪叫道。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张如同婴儿一般娇嫩的脸庞,甚至都可以看到脸上在带着荧光一般,自己的皮肤什么时候这么细嫩了?

而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都在透露出一种活力,这是自己?

她平时也是注意保养的,年龄也才二十五岁。

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

任谁的皮肤被风吹二十多年,到底是有所折损的。

但是,现在的她居然看起来是如此美好?

“这是怎么回事?”

宁欣急忙问道。

龙隐笑呵呵地说道:“就是我刚才给你吃的药啊,这种药是我精心研制出来的,能够清除身体里面的杂质。

等到把这些杂质都清理掉了,整个人身体干净了,那自然会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

宁欣有些心虚瞟了龙隐一眼,“你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

龙隐好笑地问道。

宁欣抿了抿嘴,突然展颜笑道:“老公,对不起啊!错怪你了,没有打痛你吧?”

“没事!”

龙隐笑道,“话说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生气,还有歪门邪道是什么意思?”

宁欣脸一红,她怎么可能把真正的想法说出来?

“你给我药,又不说明,让我拉了半天肚子......我还以为你要害我,我打你几下怎么了?

你要是不爽,你报复回来呀,我绝不还手。”

宁欣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动作里面不无邀请之意。

但是,龙隐完全看不到,低头把两颗洗髓丹拿出来,递给宁欣说道:“你等会给妈一颗,我给爸一颗,让他们的身体好一点。”

宁欣在心中狂翻白眼,她这么风情万种了,某人就看不到?

她心中叹了口气,接过洗髓丹说道:“我等会给妈就是了。”

作为女人的矜持,有些话她是不能说的,有些事她是绝对不能主动的,就只能看眼前的人什么时候开窍了。

结果,龙隐把洗髓丹给了宁欣以后,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宁欣捏着拳头朝龙隐脑袋比划了一下,她心中只能叹气,看样子好事又得继续拖延了。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作为大龄“剩女”,她其实对某些事情也在憧憬着的。

尤其是她明明都结婚了,很多事情不是应该顺理成章?

但是,现在看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了。

她放好洗髓丹,准备等母亲回来以后,她再给母亲吃。

可是,刚刚才踏出卧室,看到的是余锦秋匆匆赶了回来。

“妈,你来得正好,我有东西给你。”

宁欣笑道。

但是,刚刚进门的余锦秋,看到宁欣一张脸变得娇艳无比、细嫩无比,澳门永利赌场开户:凭空增添了几分美丽的时候,她陡然觉得天旋地转。

到底还是慢了一步,有些事情已经出现了。

她心中只有无比的悲愤,这两个混账,居然趁她不在,偷偷摸摸把事情办了?

“妈,你怎么了?”

宁欣看到母亲脸色不对,急忙问道。

余锦秋强自镇定心神,一把抓住宁欣的肩膀低吼道:“你是不是和龙隐......那个了?

你这个混账,我是怎么告诫你们的?

你真是要气死我了,我简直恨不得当初干脆把你掐死算了,现在我们家全部都要遭殃了。”

“妈你说什么?”

宁欣惊愕地说道。

余锦秋一把拽着宁欣,猛然拉着宁欣进入卧室,满脸寒霜地问道:“是不是破身了?

是不是和龙隐同房了?”

“我没有!”

宁欣差点要吐血了。

怎么她妈妈抓住这件事情就不放了呢?

“没有?”

余锦秋愤怒地说道,“那你身上的变化是怎么回事?”

没有破身,怎么身体变得妖艳起来了?

怎么突然出现了变化呢?

“我们真的没有?”

宁欣哭丧着脸说道。

“既然你坚持说没有,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

余锦秋一眼严肃地说道。

宁欣差点吐血而亡,她怎么有这样一个妈啊?

防女儿居然防到如此地步,这就算是古代的也没有这么防的啊!“快点,让我看看!”

余锦秋一脸严肃地说道。

片刻之后,余锦秋有些虚脱地坐在床上,拍着胸口说道:“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宁欣一脸崩溃,一脸无助,一脸凌乱,甚至是一脸愤怒地瞪着母亲,冷冷地说道:“我已经如你的愿了,哪怕你是我妈,你也给我个解释吧!要不然,我们母女关系进行不下去了。

要是给不出合理的解释,那你别怪我以后不尊重你,不把你当我妈!”

余锦秋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说道:“实际上,我来自南疆!”

 
菲律宾娱乐在线网登入 sb93.com sun212.com 335sun.com 837tyc.com
官网下载添运娱乐 登峰娱乐代理官网 永乐国际网上开户最高占成 盛峰娱乐网上开户最高占成 彩虹乐园棋牌
千亿国际城在线开户 欢乐谷娱乐网 博发国际注册最高占成 何氏贵宾会开户流程 大都会会员开户最高占成
诺亚体育官网最高占成 彩霸王游戏路检测中心 申博游戏网址登入 大富豪游戏全新代理模式 优发国际代理网最高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