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千秋开始问第三遍了,道:“来者何人?”

    妇人看样子十分的想翻白眼,但是无法,还是乖乖道:“我是百鸣夫人。”

    百鸣夫人?

    琅千秋表示没有听过,不过总会只是一个小妖怪,又不是什么大角色,不知道她的名号到也无所谓。

    聂冷川在一边低声道:“问她是怎么死的。”

    琅千秋点点头,道:“你为何人所害?”

    百鸣夫人抬手捂着脖子,厚实的嘴唇在胖脸上撅起,阴郁的道:“是一个年轻女人,不过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琅千秋问道:“和给你送血喝的可是同一个人?”

    “当然不是,送血的是蚋蚋,她是我的女儿!”百鸣夫人立刻反驳否认,天空她的脸色陡然变得十分凄厉,痛骂道:“不过若不是因为那个小贱蹄子将那个女人带回来,我也不会被她所害!”

    她将脑门往琅千秋跟前伸了伸,愤怒的指着自己的脖子给她看:“大仙您给瞧瞧,那个女人她可是直接把我脖子给拧断了的呀!她太厉害了,我不是她的对手,我一下子就被她给抓住了呀!”

    “你的意思是,是你女儿带人回来杀了你?”

    “是的呀!她将那个女人带回来了,说要给那个女人帮忙,然后就要离开我,跟她一起走了。你说说,我养的这是一个什么白眼狼牙!我辛辛苦苦将那小贱蹄子拉扯长大,她倒好,带人回来搞她老娘!”

    百鸣夫人说着说着,悲(愤)从中来,面色扭曲恍若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鬼。

    她凄厉嚎叫道:“等这件事情结束了,我要化作厉鬼,找到蚋蚋那个死丫头,缠在她身上,啖她的血,食她的肉!”

    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你不久就该魂飞魄散,没机会搞你女儿了。琅千秋揉着额角,不负责任的这样想。其实还不等她问问题,这位百鸣夫人自己已经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了。

    其实琅千秋觉得是有些奇怪的,她自幼没见过自己老娘,一直都是师傅拉扯长大的。但是在她心中,从小到大所幻想的“娘亲”形象却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做娘亲的,会无限温柔,会温声细语的对待自己的子女,会关心爱护自己的孩子……那像这个百鸣夫人,一上来就口吐芬芳,不停想要自家女儿去死的?

    琅千秋又问道:“蚋蚋……就是你女儿,她是专门带人回来杀你的吗?”

    妇人一愣,仔细思考了一番,道:“这倒也不是……”

    “你仔细说一说。”

    百鸣夫人脸色一阵扭曲,咬紧牙缝,看上去十分不想同琅千秋说话。但是因为琅千秋又是将她招出来的魂使,她反抗不得,于是挣扎片刻,还是丧丧开口道:“我不是打了蚋蚋嘛,那孩子可能觉得自个儿受了委屈,就发脾气说要离开,以后同那个女人过日子……那个女人穿着一切黑袍,披着巨大的斗篷,连脸都遮起来不让人看见,一眼看过去就像一团黑雾似得,感觉怪恶心的!”

    这个描述……怎么听着这么熟悉呢?琅千秋和聂冷川对视一样,具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震惊。

    聂冷川扬声问道:“那个黑袍人还有什么特点,你说的再仔细一些。”

    琅千秋本来想说,这个招出来的死魂只能听见魂使的声音,并不能知道聂冷川说了什么,但看到那妇人有问有答,立刻便回答起来,她就将自己的话吞进了肚子里。而且琅千秋还注意到,这位百鸣在夫人回答聂冷川的时候,显得开心多了,也比回答她提问的时候显得心甘情愿多了……

    大概所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就是这么回事了,琅千秋默默的如此琢磨着。

    那百鸣夫人回答聂冷川道:“那女子来的时候,因为她穿的极朴素,我又看不见她的脸,所以就额外仔细的观察了些别的……我瞧见她腰上挂着一个棍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看起来给酸酸的,但是应该是个值钱货,毕竟她把那棍子当个宝贝似得摸来摸去的,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哦对了,那个臭女人速度太快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冲上来掐住了我的脖子,呜呜呜可怜我的孩儿还未出生……”

    百鸣夫人说到伤心事,悲从中来,魂火凝成的眼泪轻飘飘的流出来,又化成火焰钻回脚底的妖头中去。

    这个描述实在是太耳熟了,甚至连系列都对上了,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这叫什么?这可实在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个杀了百鸣夫人的女子定然就是当初悄咪咪的擒了老莲,并且还让老莲毫无办法的黑衣人!

    只是听老莲说的时候,那黑衣人对动物形态的似乎格外照顾,并不像是会肆意凌辱虐待他们的那种类型。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让那人会突然下手杀了百鸣夫人呢?琅千秋觉得自己对这个问题很有发言权,果然还是看脸的吧,有谁会不喜欢毛茸茸的小狐狸呢,又有谁看见了蚊子不想要一巴掌把它给拍死呢?这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问题了。

    琅千秋已经不想再跟这只蚊子妖废话了,既然已经知道了了不起的平板,那也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多问一句,道:“你的女儿,蚋蚋,你知道她现在去哪里了吗,她是不是已经跟那个黑衣女子离开了?”

    百鸣夫人瞥了一眼琅千秋,阴冷的惨白色眼珠子看上去十分渗人,她古怪的笑了一声,道:“那时候,蚋蚋可还没有跟她一起走呢,但是现在他们两个在没在一起,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先前听她们说,蚋蚋要去给那个女人帮忙,说是要去找一个人拿药引还是什么玩意儿,我先前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人什么事,现在却好有了一点点头绪。”

    百鸣夫人嘿嘿怪笑两声,道:“两位仙师,你们来的可真是时候哇!”

    琅千秋偏过头去,她已经实在不想说话了,于是发言的人自然也就变成了聂冷川。聂冷川比琅千秋好点,他就是不太能受得了味道太刺激的东西,对蚊虫一类的东西也只是觉得厌烦,并没有特别的到反胃恶心的地步。现在那只断掉的妖怪头上残余的一点点毒气也都被燃烧殆尽了,所以聂冷川也就没觉得太过煎熬。

    他敛眉问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妖妇只是嘿嘿坏笑,并不答话。
7vns.com suncity61.com 红树林游戏游戏下载 9亿棋牌赔率彩金 百家乐赌场网址官网
华逸娱乐开户网站最高占成 必赢正网最高返水 新櫈娱乐游戏管理最高返点 钻石娱乐注册送彩金 凯发会员开户最高占成
澳门AB厅网上最高占成 摩斯国际现金网网站 永昌游戏sunbet官网 亚博娱乐公司开户 888真人合作伙伴
乐通下载网址 美高梅保险投注开户 申博现金网开户 凯撒皇宫vip最高返点 乐虎国际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