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色站起来,不死心的还想要凑到他跟前说些什么,夜煞却突然走了出来。他一直手上拿着一只炒菜锅,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只铲子,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奇怪,甚至还十分居家。但是他面上的表情可一点儿都不平和,直接怒视着三人,道:“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吵死人了!”

    雪色立刻噤声,垂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看上去被吓得够呛。

    聂冷川却仍傲然站在原地,满脸都是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琅千秋默默叹了一口气,经方才一遭,她现在心中已经隐隐对雪色有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排斥感,实在是不想再继续方才那个让人尴尬的话题了。

    她率先像厨房那边走去,道:“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吗,我去给你打下手。”

    夜煞斜睨她一眼,十分坦荡荡的接受道:“灶台底下我顾不上,你去帮我看着点儿火。”

    雪色已经很自觉的进去切菜切肉了,琅千秋也点头应了。聂冷川想要跟进去帮忙,琅千秋连忙将他给拦了下来,那间厨房就那么大点儿,三个人都在里头忙,已经够挤了,若是再进去一个人只会施展不开,帮不到什么忙,反而会乱了手脚。

    琅千秋没想分在地底下生活的人们,灶台竟也跟地面之上基本相同,连做饭用的也照样是明火,烧的就是他们先前在坟墓包上看到的那种枯草。

    她坐在灶边,完全听夜煞的指挥,他让加火就加火,让抽柴就抽柴。浓烟飞出来,她被呛的双眼通红,止不住的咳嗽。

    夜煞动作动作迅速的在一块豆腐上雕花,他看见琅千秋的狼狈模样,嗤笑一声,道:“一看你就是不常下厨的人,当时何必要撒一个完全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的谎话呢?”

    琅千秋正捂着嘴,忙着扇风,压根就不想回应夜煞犀利的嘲讽。

    但是不想说话,并不代表夜煞就懂得适可而止了。这厮把雕好的豆腐浸在水里,得意洋洋的给琅千秋显摆,笑道:“你瞧瞧,至少要到我这样的手艺,才能吹那样的大话。”

    琅千秋抽空瞄了一眼,那块雪白的嫩豆腐在水里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芙蓉花,惟妙惟肖,简直称得上是巧夺天工。她轻哼一声,嘀咕道:“做的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人吃进肚子里,这豆腐的味道若是跟你雕的花一样美,我才承认你手艺好。”

    夜煞忍不住挑眉,他自认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在厨房里跟他叫板,于是顿时生出了一股极其强烈的胜负欲,心想非得要做出一顿大宝,征服了琅千秋的味蕾不可。

    他做菜的时候动作麻利迅速,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赏心悦目。但是琅千秋可没有心思看,她还在跟灶台里的柴火作斗争。

    夜煞却突然又开口道:“这些话,我本来是想在吃饭的时候跟你说的,但是你若是听了,肯定会影响食欲,到时候对我的菜挑三拣四,我可不会高兴。”

    琅千秋咳得眼眶通红,道:“你说来听听。”

    夜煞直截了当道:“你们破了村子前面石阵的事情,我早都知道了。实话说了吧,你个外头的那位,恐怕不是因为迷路才来了枯冢的吧?”

    琅千秋并不隐瞒,她苦笑一声,道:“既然你心里一清二楚,已经有了答案,那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夜煞“唰”的一声把鱼放进油里去炸,做菜的时候,他的脸色看起来十分认真,但是再同琅千秋说话的时候,却又带着一股子漫不经心的调调,万象城代理加盟:道:“我自己清楚是一回事,听你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你还得告诉我,你来我们村子里到底想要什么,你可会做出对我们村子有危害的事情?”

    琅千秋忍不住挑眉同他打趣,笑道:“若是我做的事情,会让你们村子里伤亡惨重呢?”

    其实这个问题,琅千秋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的。她只是和无难鬼玩了一个游戏,就像要打通关一样,这个枯冢刚好就是游戏里的一个小关,她现在得到的线索也不过就只是一把从气人手里头拿出来的短刀而已,过关的具体要求到底是什么,她现在还是不知道的。

    夜煞听了这句话,微微一笑,茶金色的双眼中并不见得恼怒,只是道:“我好歹也算是一村之长,在其位,谋其政,你若是真的会威胁到枯冢,那我定留你不得……我不去现在就往菜里下点儿老鼠药,毒死你算了!”

    琅千秋:“……”

    她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叹道:“幸亏我并不算是一个非常丧心病狂的人,不会因为一己私欲而伤害别人。但是我还确实有一个非常想要的东西,不知道夜煞村长是否可以割爱,当然,报酬好商量……”

    夜煞摆摆手,拒绝听他后面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直截了当道:“你说来听听?”

    这人实在是豪爽又直接,跟琅千秋在地面上见到的那些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不一样。她轻轻呼了一口气,也直说道:“我想要进来的时候看见的那棵树,实话跟你说了,我受人之托,对方想让我帮忙替他将这棵树搬出去,至于其他的东西,我倒是别无所求。”

    夜煞道:“你说自己别无所求,但是一来却狮子大张口,你可知,在枯冢这么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想要长出这么高大的一颗树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你倒好,二话不说就想将这棵树给砍走了。再者,你们进来的时候,应该已经都发觉了,那棵树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树,但凡有人胆敢在它身边使用灵力,就一定会遭到树的攻击,可反过来,若是不用灵力又怎么能把那棵树给砍倒呢?这原本便是一件是解决不了的矛盾。”

    这个也正是郎千秋所为之烦恼的,炉灶之下的火焰烧的极旺,映红了琅千秋半边沉思的侧脸,她突然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从乾坤袋里拿出那面铜镜仔细看了半晌,忽然展颜一笑,道:“不动用灵力,确实拿那一整棵树是没有办法的,那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只折下它的一只树枝,这个要求总不算过分吧?”

    总归那棵树也算不得是什么稀世珍宝,折一枝树枝下来也不算过分的事。但是夜煞的脸上却露出一种微妙的看好戏的神色,他淡淡瞥了一眼琅千秋,轻哼一声,道:“若你有本事,尽管去折好了……说起来,方才雪色在外面对你说的事情,你当真不考虑一下吗?”

    琅千秋一愣,反应慢了半拍,道:“她说的什么事情?”

    夜上专心炒菜,看也不看她一眼,只道:“你一个姑娘家,若是留在枯冢之内,虽然没有什么锦衣玉食,但总比你在外漂泊流浪要好得多。”

    原来他竟是知道雪色方才在外面说的话。

    安定下来当然不错,可是琅千秋自幼行走在外,已经过惯了这种生活,突然让她定下来,她甚至有点不知所措。再加上夜煞这个人虽然短时间相处下来感觉不错,但是终归也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人说出要她留下来这种话,琅千秋当然不会傻乎乎的满脑子都是感动了,实际上她心中的戒备和怀疑要更胜一筹。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她最后真的厌倦了这种四处漂泊、无以为家的生活,她也应该会选择一个山清水秀的人间仙境来安家,怎么说这个档次也不能太低,对不对?当然,若是能再有那条小龙作伴那就更好了……唔,扯远了,这个暂且不提!

    琅千秋默默忽视了心里头突然生出来的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念头,顿了顿,拒绝道:“村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这种人,天生是个流浪,至少现在还不太想安定下来。”
乐通游戏网上娱乐 tyc735.com 摩杰娱乐最新最高占成网址 亿豪娱乐线上开户最高占成 90sun.com
bwin亚洲线上赌成最高占成 神话娱乐注册送彩金 U宝娱乐vip棋牌 彩霸王网上官网 财富娱乐现金充值最高占成
财富娱乐城游戏帐号 k8凯发返水最高占成 88msc申慱太阳城 必發vip老虎机在线 开心8游戏轻松月赚百万
CPCP彩票最高占成 银河网投最高占成 申博太阳城亚洲登入 去澳门赌博能赢钱吗 乐虎国际现金最高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