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麒麟竟然在哀嚎,难道这里面除了墟虫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

    但不对啊,现在黑麒麟连血尸都可一战,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它吃亏?

    仇一寒脸色很不好看,毕竟探路可是由他一手负责的,若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可就是他的责任。

    林长生跑到拐角处,往前一看,前方五十米便又是一个拐角处。

    黑麒麟并不在这边,应该还在前面。

    众人加速疾奔,叶林跟陈雪打开手枪保险,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他们现在只有手枪的弹匣了。

    然而……

    等林长生跑到另一个拐角处之后,当场一动也不动的停了下来。

    由于叶林等人自黑麒麟那声哀嚎之后再没有听到它的声音,此时都很是担心,陈雪问道:“黑麒麟怎么样了?”

    林长生一脸的无奈,道:“你们来看看就知道了。”

    叶林等人当即跑了过来,然后懵逼在了原处。

    黑麒麟正趴在那里,前爪按着一条长达半米的墟虫,这应该是阴墟的虫母,此时他一口吞掉墟虫半截身子,转头望了林长生等人这边一眼,一边嚼动着嘴巴,一边眯着狗眼,仿佛在笑。

    “这什么情况?”

    叶林有些懵,这不是好好的吗?方才那哀嚎声是怎么回事?

    “仔细看它舌头。”

    林长生提醒了一句,众人仔细观望,发现黑麒麟舌头处有一个小伤口,而伤口跟它的牙齿大小刚好吻合。

    狗叔眼角抽搐,道:“这该不会是吃的太急,咬到自己舌头了吧?”

    林长生无奈摊手,道:“应该是这样。”

    仇一寒松了一口气,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我的分析出问题了呢。”

    看到黑麒麟没事,叶林等人方才放心。

    地面上,左右岩壁以及岩壁顶上都是墟虫的身影,如果不是虫母被黑麒麟控制了的话,它们早就逃了。

    此时它们距离黑麒麟约五米距离,黑麒麟已经将虫母吞入肚中,起身恶狠狠的盯着前方的墟虫。

    虫母入肚,黑麒麟身上对墟虫的压迫更大了,墟虫群当即开始逃窜。

    林长生大步上前,对着黑麒麟喊道:“待会儿再吃,先干活!”

    黑麒麟回头看了林长生一眼,朝着前方追击了过去,叶林等人则是跟在它的身后。

    尽管这通道长达五公里,但有着黑麒麟开路,这一路只能说是有惊无险。

    待到林长生等人走到通道尽头时,黑麒麟也吃了一顿饱饭,肚子都撑大了,再也吃不下去了。

    前方没路了,是一道石门。

    黑麒麟上前将墟虫驱离石门范围,墟虫皆逃命般的朝着后方爬去,很快便没了踪影。

    狗叔对着石门打量了一圈,道:“门被封死了,得炸。”

    自从进入太极圈区域之后,这里的门几乎都是被彻底封死的,这对于林长生等人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他们的炸药还够炸一次门的,炸开这个门之后……再碰到类似的情况,就只能另想他法了。

    林长生开口说道:“不能炸。”

    “不炸?”

    狗叔一愣,不炸的话怎么进去?

    “若是炸了这门,这通道内的墟虫皆可离开这里,先不说这样会给以后发掘文物造成极大的困扰,就单说对咱们的影响……就足以致命!这边的墟虫之所以这么好对付,不光是因为有着黑麒麟,还有通道地形的缘故。”

    “若是到了外面那种宽阔的地带,就算有着黑麒麟,这些墟虫也足以令我们防不胜防!再说了,让黑麒麟不休息,一直守着咱们根本不现实,等它休息的时候,以墟虫的智商而言,它们肯定会发起偷袭,它们的偷袭,可不是闹着玩的。”

    “最后一点儿就是炸药问题,咱们现在的炸药只剩一次的量了,所以还是留着的好。”

    林长生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这个门虽然是被封死的,但却并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出去,只不过这其他的办法麻烦一些而已,比如在地下开一条路。

    仇一寒点头赞同,道:“侯爷说的对,谁也不能保证咱们接下来会不会碰到更棘手的东西,这最后一次量的炸药很有可能是我们的救命稻草。”

    狗叔对着地面打量了一眼,地面是类似于山地的地面,他用工兵铲铲了一下,虽然不怎么好挖,但也还算能挖的动。

    众人开始忙活了起来,在挖了有十公分之后,里面的石岩越来越碎,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好事,石岩越碎,便越好挖。

    一开始是林长生、仇一寒和狗叔三人挖的,三人挖了一小时之后,坐在那里休息,叶林、陈雪和博莱尔继续挖,傻子蹲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众人轮流倒替,在耗费了五六个小时之后,才挖出了一道深度一米半,长度只有五米的地道。

    停止继续挖并不是没有力气,而是没必要了,因为林长生看到上面有一块地砖,将地砖推开之后,众人陆续钻了出来,最后面的狗叔重新将地砖压上。

    出来后,林长生发现他们身处一座小型墓室之内,这墓室只有不足百平方,但跟之前的殿宇相比的确小的很。

    整个墓室之内,只有一张鼓。

    鼓高一米,宽半米,除了鼓皮之外,其余的部位皆为青铜打造。

    鼓的一旁放着一根桴,也就是鼓槌,这鼓槌却不是普通的鼓槌,也不是青铜鼓槌,而是……一根人骨!

    看其样子,应该是人的大腿骨。

    狗叔面色凝重了下来,说道:“青铜鼓配骨槌,这地方邪的很。”

    空荡荡的墓室中,青铜鼓和骨槌透露着一股阴沉的死气,而这墓室内并没有通道潮湿,却比通道更加阴冷。

    这东西给林长生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他开口说道:“赶紧离开这里,别碰那玩意儿。”

    然而就在这时……

    博莱尔突然朝着前方跑去。

    由于事发突然,林长生以及叶林等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博莱尔已经抓住了骨槌,转身望向林长生等人,嘴角浮现一抹诡谲的笑意。

盛峰vip体育在线最高占成 心博天下安全上网导航 优游娱乐线路检测 sb555.com xpj03.com
顶级娱乐vip在线体育投注最高占成 传奇娱乐假网代理 中东生日彩金 久赢国际平台几年了 希尔顿棋牌4大优惠
优发娱乐游戏网址最高返水 菲律宾太阳城返水最高登入 银河城会员开户 万象城游戏优惠办理大厅 金木棉游戏贵宾厅最高返点
澳门巴黎人游戏登录官网 博天堂体育 太阳城娱乐官网登入 乐通女优ag铺鱼王 恒煊娱乐网上最高返水